香港赛马会官方信息网共有几个网站 香港赛马会毅智书院 香港赛马会原创一波 香港赛马会六合资料 香港赛马会手机网wap 香港赛马会正版彩图 香港赛马会精准论坛 香港赛马会官网站 香港赛马会诗句六合彩 香港赛马会奖卷有限公司3144 香港赛马会管家婆资料 香港赛马会会员一肖图 香港赛马会排位老 香港赛马会特段 香港赛马会时间
打造論文第一網站!
> 教學論文 > > 二語習得關鍵期假說研究綜述_漢語言文學論文
教學論文

二語習得關鍵期假說研究綜述_漢語言文學論文

摘要:摘 要:近年來,二語習得領域是否存在關鍵期這一問題引起了學者們的廣泛關注。本文通過介紹關鍵期假說的產生與發展,回顧了這一假說的支持者和反對者的相關實證研究及成果,提出了今后在二語習得領域進行關鍵期假說研究應注意的問題,包括關鍵期的定義過于泛
關鍵詞:二語,習得,關鍵,假說,研究,綜述,語言文學,論文,

摘 要:近年來,二語習得領域是否存在關鍵期這一問題引起了學者們的廣泛關注。本文通過介紹“關鍵期假說”的產生與發展,回顧了這一假說的支持者和反對者的相關實證研究及成果,提出了今后在二語習得領域進行“關鍵期假說”研究應注意的問題,包括關鍵期的定義過于泛化、對照試驗可比性不強以及研究范圍劃分不夠明確等,并給出了相應的建議。

關鍵詞:二語習得 關鍵期假說 年齡因素 目的語水平

一、引言

“ 關鍵期” 這一假說最早源于生物學。L o r e n z(1937)通過觀察雛鴨身上出現的印記行為,提出可能產生印記的有效期間為“發展關鍵期”,并將之推廣到人類器官的發育過程中。20世紀50年代,Penfield&Robert(1959)將“關鍵期”這一說法借鑒到語言習得領域,他們認為,人類語言學習過程同人體器官發育過程一樣,也存在一個重要階段。隨后,Lenneberg(1967)提出了語言習得的“關鍵期假說”,引起了語言學界的廣泛討論。經過近五十年的發展,“關鍵期假說”在母語習得領域已經得到了普遍認可,然而,它在二語習得領域引起的爭論還遠未結束,語言學家們各抒己見,就“二語習得領域關鍵期是否存在”以及“其具體的起止時間”等問題進行了深入的討論和研究。

二、一語習得的“關鍵期假說”

“關鍵期假說”認為,人們在不同年齡階段語言學習的效率是不同的,因此存在一個時間段,對語言的習得至關重要,過了這個階段之后,語言學習將變得越來越困難。近年來,“關鍵期存在”這一觀點已經在第一語言習得領域得到了較為充分的證實,但是國內外學者對關鍵期的具體時間卻有著不同的看法。作為最早把“關鍵期假說”這一理論引入語言學領域的學者,Penfield&Robert(1959)認為,語言習得的最佳時間是10歲之前,在這個時間段內,兒童的大腦具有可塑性。進入青春期后,由于大腦偏側化逐漸完成,大腦的可塑性消失,人類的語言機能基本由左腦控制,所以人們在學習語言時會感到吃力。Lenneberg(1967)同樣把兒童語言習得的優勢歸因于生理因素,認為語言學習的關鍵時期是2歲到青春期。Krashen(1973)認為,5歲是人類語言發展的高峰期,這個年齡的兒童語言習得的潛能最大。Bates(1993)提出,5歲之前,兒童出現的語言習得障礙較易恢復,一旦過了這個時期,語言障礙將會對一個人的一生產生較為深遠的影響。

關于“關鍵期假說”的理論解釋,語言學家們提出了不同的看法,包括屬于神經語言學和神經科學范疇的“大腦偏側化”、建立在Chomsky“普遍語法”基礎上的強勢理論和弱勢理論(Birdsong,1999)、以兒童和成人在認知以及記憶方面體現出的差別為基礎的“成熟理論”(Newport,1990)、關注人類語言習得機制的“語言習得進化論”(Pinker,1995)等。這一假說基于的實證研究主要體現在生物學以及人類生理機能方面,如Lenneberg對單側大腦受傷的失語兒童的研究、Curtiss(1977)對語言發展環境受到限制的Genie的個案研究。

三、二語習得的“關鍵期假說”

語言習得研究雖然被劃分為不同的研究范疇,但各個研究領域是有其共性的,因此人們常常把母語習得領域的一些理論成果應用到二語習得領域。當“關鍵期假說”在一語習得領域得到較為充分的肯定而被推廣到二語習得領域時,引起了學者們的廣泛關注。眾多語言學者對這一話題表現出濃厚的興趣,并采用不同的實驗方法來證明自己的觀點。經過近幾十年的發展,二語習得領域的學者對“關鍵期假說”這一說法呈現出兩種截然不同的態度。

(一)支持學派

這一假說的支持者主要從三個方面來證實他們觀點的合理性:第一,與成人相比,兒童學習第二語言具有優勢效應;第二,年齡是影響第二語言學習的一個重要因素;第三,成年的二語學習者中很少有人能夠達到本族語者的水平。

在語音習得方面,Asher&Garcia(1969)及Oyama(1976)對移民美國的古巴學生的英語發音情況進行了考察,結果顯示:移民時年齡越小,母語在口音方面的負遷移作用越小,在語言使用方面與本族語者的差異也越小。Snow&Hoefnagel-Hohle(1982)通過跟蹤研究發現,發音具有初始優勢的年齡較大的二語學習者在經過一年的學習后,優勢逐漸喪失,被年齡小的兒童超越,這表明成年學習者的初始優勢無法被長久地保留下來。Collier(1987)對前人的調查研究進行了總結并提出,如果學習者在青春期過后進行第二語言學習,那么他所習得的目的語的發音一般都會受到母語口音的影響。在Patkowski(1990)的實驗中,被測試的移民的年齡與他們的目的語口音等級之間存在顯著的負相關關系。Long(1990)通過對前人的研究成果進行分析總結,得出了“關鍵期假說”在語音習得方面的具體起止時間:6歲之前開始學習二語的習得者受母語語音負遷移的影響較小;12歲之后開始學習二語的習得者則較難擺脫一語語音的負遷移影響。Thompson(1991)通過對第二語言習得年齡為4~42歲的學習者進行調查發現,習得年齡是對學習者所能夠達到的目的語語音等級水平進行預測的最強有力的因素。同時,他還提出,英語語音得分明顯高于成人組的兒童組(10歲之前移民美國)在和本族語者相比時還是存在差異的。通過進一步的調查研究,Patkowsky(1994)得出了如下結論:15歲對于第二語言學習者來說是一個不可忽視的年齡,可以說是關鍵期的終止時間,因為在超過這個年齡的移民者的口語中出現了較為明顯的外來口音。

在語法習得方面,Patkowski(1980)最先表明了自己支持的觀點并通過實驗進行論證,他認為,二語習得的最佳年齡是青春期(即12~15歲)。Johnson&Newport(***、1991)以句法判斷為實驗材料,采用口頭測試的方式進行了研究。實驗結果顯示:3~7歲移民美國的被試在句法方面的水平與本族語者相差不大,而其他組受試者的成績要明顯低于母語組,于青春期后移民美國的被試所表現出的語言水平與他們的移居時間沒有顯著關系,因此可以得出“關鍵期存在”的結論。Wartenburger等(2003)為了探究在二語習得中年齡和熟練程度的相關關系,使用功能磁共振造影技術(FMRI)對雙語受試者在進行語法和語義判斷時的大腦皮質活動進行測試。測試結果顯示:第二語言習得年齡小的被試在加工自己的母語和第二語言時,大腦活動基本一致;第二語言習得年齡大的被試在進行二語語法加工時,與母語語法相比,參與加工的腦區更為廣泛。這從神經學的角度證實了關鍵期的存在。

在語義習得方面,Weber-Fox&Neville(1999)通過FMRI對人類大腦皮質結構進行研究發現,進入青春期后,掌管語言加工的某些神經子系統由于受到成熟變化的制約,會影響學習者在第二語言習得方面的效果。具體體現在:二語習得者初始學習年齡越大,對語義處理能力的掌握就越慢;左腦的專門化程度減弱,右腦參與語義處理的次數增加。該研究還發現,年齡較大的第二語言學習者在習得開放詞類時用時較久。

(二)反對學派

反對者提出了三個理由來論證他們“二語習得中不存在關鍵期”的觀點。第一,社會、心理、認知、輸入等非生物因素對第二語言習得效果的影響不容忽視:一方面它們會作用于年齡使之影響習得效果;另一方面它們可能會直接作用于二語習得并且產生影響。第二,有實驗結果顯示,較晚進行學習的二語習得者同樣可以成功習得二語。第三,不同年齡階段的學習者在二語習得方面有著各自不同的優勢,并不存在一個固定的對第二語言學習有不可替代作用的年齡階段。

就語音習得方面而言,Bongaerts(1999)通過對三例個案進行論證,得出了“關鍵期假說”在二語語音習得方面不成立的結論,同時他還認為年齡因素不是影響二語學習的主要因素。Flege(1999)通過實驗研究發現,學習者開始學習第二語言的年齡和其所習得的目的語的發音之間的確存在線性關系,但是與“關鍵期假說”所預測的不同的是,此種線性關系并未在學習者的某個年齡階段出現較為明顯的轉折。Flege據此提出,并不是由于過了關鍵期而引起的發音水平的降低造成了二語學習能力的下降,而應該是由一語發音的控制程度不斷加強和一語使用程度的加深造成的。

在習得速度方面,Snow&Hoefnagel-Hohle(1978)的實驗結果表明:在最初的幾個月,青少年組和成人組的被試掌握目的語的速度最快;而經過13個月的學習之后,兒童組和青少年組的被試對目的語的掌握最好,幼兒組則表現最差。他們認為,這一實驗結果否定了二語習得中關鍵期的存在。

在習得最終結果方面,B i r d s o n g( 1 9 9 9) 重復了Johnson(***)、Newport(1991)的實驗,對母語為西班牙語的英語學習者進行了調查。調查結果顯示,即使過了關鍵期,二語學習者所能達到的語言水平仍然與他們的語言習得年齡呈負相關關系,因此“關鍵期假說”在該領域是不存在的。Birdsong&Molis(2001)通過實驗得出結論:對那些在青春期結束之后開始學習第二語言的學習者來說,仍有可能達到與目的語本族語者相同的水平。EleenBialystok&Kenji Hakuta(1999)對語法習得是否存在關鍵期進行了研究,研究結果表明,年齡并不是影響二語習得最終結果的因素。

四、現階段二語習得領域關鍵期研究存在的問題及前景展望

通過對支持、反對兩種觀點的分析,我們發現,關于“二語習得是否存在關鍵期”這一問題的爭議主要圍繞以下四個方面展開:第一,是否存在關鍵期;第二,關鍵期存在的原因是什么;第三,關鍵期究竟起止于何時;第四,是否存在一個統一的關鍵期(姜孟、鄧小燕、歐平婭,2010)。這四個問題不僅是解決關鍵期問題的基礎,更是指引我們深入了解二語習得領域“關鍵期假說”的途徑。在現階段的研究中,關于關鍵期概念的定義過于簡單化和泛化,對照試驗缺乏一定的可比性,具體研究范圍的劃分也不夠明確。下文針對這幾個問題進行了具體分析并給出相應的建議。

“關鍵期”這一概念最早源于生物學,當它被應用到語言學尤其是二語習得領域時,并沒有一個具體且明晰的概念,眾多學者對于“關鍵期”這一說法都給出了自己的解釋。Singleton(2005)指出,在關鍵期研究的相關文獻中,不同的研究者對關鍵期有不同的定義,對于關鍵期的具體起止時間也有各自的看法。本文認為,“關鍵期”所涉及的年齡段屬于實驗中的結果范疇,可以有所不同,但是在研究之前,必須制定一個統一的概念標準,即“何為二語習得的關鍵期”,這一概念的界定會對研究對象的選取、研究方法的選定,甚至是研究結果產生影響。概念標準存在缺陷,調查研究的結果也就失去了意義。關于“關鍵期”概念的界定,Granena&Long(2013)提出,“關鍵期假說”這一說法包含具體明確的起止時間,意味著在關鍵期這個階段后出現的二語習得能力的變化主要受生物因素的影響。這一觀點顯然不合理,因為語言學習受到多種因素的影響,并非是單一因素作用的結果;二語習得速度在不同年齡階段的變化應該是一種趨勢狀態,而非突然出現的某個臨界點。因此,用“敏感期理論”代替“關鍵期假說”可能更為合理。

在對“第二語言習得是否存在關鍵期”這一問題進行研究的過程中,不同學者選取了不同的實驗對象,采用了不同的實驗方法,將他們得出的結論進行對比分析可知:影響二語習得的因素除了年齡、語言環境和個人的生理及心理特征之外,母語的影響也不容忽視。劉振前(2003)提出,在對二語習得領域“關鍵期假說”的研究中,很難找到合適的樣本去比較。本文認為,在對比分析的時候,需要對實驗中的一些變量進行控制,以保證對比分析行之有效。例如,Birdsong(1999)重復了Johnson&Newport(***、1991)的研究,卻得出了完全相反的結論。通過對比這兩組實驗可以發現,在Johnson&Newport的實驗中,受試者的母語為漢語和朝鮮語,與他們所習得的二語——英語屬于完全不同的語系,前兩者分別屬于漢藏語系和語系未定的孤立語言,后者則屬于印歐語系。而在Birdsong(1999)的實驗中,受試者的母語為西班牙語,與他們所習得的目的語屬于同一語系——印歐語系。因此,母語與第二語言之間存在的差異大小及其對學習者造成的習得難度是否是影響兩組實驗結果的因素,還需要進行更深入的研究。

語言學習是一個復雜的過程,從語言要素角度劃分,分為語音習得、詞匯習得和語法習得;從習得過程來看,分為初始習得效果、最終習得效果以及習得速度等。研究者從不同的角度進行研究,得到的結果很有可能大相徑庭,這也印證了“關鍵期假說”的一個主要爭議,即“是否存在一個統一的關鍵期”。柴省三(2013)提出,二語初始學習年齡對語音習得速度的影響模式與其對詞匯、漢字、語法的影響模式截然不同;而年齡因素對留學生二語習得的速度和最終結果的影響也存在差異。要解決這個問題,我們需要研究學習者學習第二語言不同要素的難易程度和不同學習階段方面的特點,并針對各項研究制定具體的研究方案,將同類型的研究結果進行分析比較以得出具有實際意義的結論。不能單純依據一個實驗或者一方面的研究,來肯定或否定整個二語習得領域關鍵期的存在。

五、結語

經過半個世紀的論爭,“二語習得是否存在關鍵期”這個問題仍未得出一個統一的結論,越來越多的學者通過研究發現,“關鍵期假說”在第二語言習得領域的證實遠比在第一語言習得領域困難,其中的一個重要原因就是對學習者的目的語水平沒有一個統一的標準,有的實驗根據本族語者或者研究者的個人經驗來判斷學習者的二語習得水平,有的實驗以大學階段的四六級英語考試成績來判斷被試對目的語的掌握情況,這些標準都有失偏頗,從而影響實驗結果的可靠性。除此之外,影響二語習得的因素繁多且復雜,各個因素之間也可能相互作用從而對習得結果造成影響,所以在實驗過程中要注意對相關變量進行控制,如習得語境、習得方式、習得時長等,將無關變量的影響降到最低,從而增加實驗的可信度。

參考文獻:

[1]Asher,James,J.&R.Garcia.The Optimal Age to Learn aForeign Language[J].The Modern Language Journal,1969,(5):334-41.

[2]Bates,E.Comprehension and Production in Early LanguageDevelopment[J].Monographs of the Society for Researchin Child Development,1993,(58):222-233.

[3]Bialystok,E.&K.Hakuta.Confounded Age:Linguistic andCognitive Factors in Age Differences for Second LanguageAcquisition[A].In D.Birdsong(ed.).Second LanguageAcquisition and the Critical Period Hypothesis.Mahwah[C].NJ:Erlbaum,1999:161-181.

[4]Birdsong,D.Ultimate Attainment in Second LanguageAcquisition[J].Language,1992,(68): 706-755.[5]Birdsong,D.Whys and Why Nots of the Critical PeriodHypothesis for Second Language Acquisition[A].InD.Birdsong(ed.).Second Language Acquisition and theCritical Period Hypothesis[C].NJ:Lawrence ErlbaumAssociates,1999:1-22.

[6]Birdsong,D.&M.Molis.In the Evidence for MaturationalConstraints in Second Language Acquisition[J].Journalof Memory and Language,2001,(44):235-249.[7]Bongaerts,T.Ultimate Attainment in L2 Pronunciation:

The Case of Very Advanced Late L2 Learners[A].InD.Birdsong(ed.).Second Language Acquisition and theCritical Period Hypothesis[C].NJ:Lawrence ErlbaumAssociates,1999:133-59.

[8]Collier,V.P.The Effect of Age on Acquisition of aSecond Language for School[A].In New Focus,NCBEOccasional Papers in Bilingual Education,No 2[C].Wheaton,MD:The National Clearinghouse for BilingualEducation,1987.

[9]Curtiss,S.Genie:A Psycholinguistic Study of a Modernday“Wild Child”[M].Boston:Academic Press,1977.

[10]Flege.J.E.Age of Learning and Second Language Speech[A].In D.Birdsong(ed.).Second Language Acquisition andthe Critical Period Hypothesis[C].NJ:Lawrence ErlbaumAssociates,1999:100-32.

[11]Gisela Granena&Mike Long(eds.).Sensitive Periods,Language Aptitude,and Ultimate L2 Attainment[M].Amsterdam:John Benjamins,2013.[12]Johnson,J.S.&E.L.Newport.Critical Period Effects inSecond Language Learning:The Influence of MaturationalState on the Acquisition of English as a Second

Language[J].Cognitive Psychology,***,(21):60-99.[13]Johnson,J.S.&E.L.Newport.Critical Period Effects onUniversal Properties of Language:The Status of

Subjacency in the Acquisition of a Second Language[J].Cognition,1991,(39):215-58.

[14]Krashen,S.Lateralization,Language Learning,and theDritical Period:Some New Evidence[J]. Language

Learning,1973,(23):63-74.

[15]Lenneberg,E.Biological Foundation of Language[M].NewYork:Wiley,1967.

[16]Long,M.H.Maturational Constraints on LanguageDevelopment[J].Studies in Second Language Acquisition,1990,(12):251-85.

[17]Lorenz,K.Z.The Companion in Bird´s World[J].Auk,1937,(54):245-273.

[18]Oyama,S.A Sensitive Period for the Acquisitionof a Nonnative Phonological System[J].Journal ofPsycholinguistic Research,1976,(3):261-83.

[19]Patkowski,M.The Sensitive Period for the Acquisitionof Syntax in a Second Language[J].Language Learning,1980,(3):449-472.

[20]Patkowski,M.Age and Accent in a Second Language:AReply to James Emily Flege[J]. Applied Linguistics,1990,(11):73-89.

[21]Patkowsky,K.The Critical Age Hypothesis and InterlanguagePhonology[A].In M.Yavas (ed.).First and

Second Language Phonology[C].San Diego,CA:SingularPublishing Group,1994: 209-21.

[22]Penfield,W.&L.Roberts.Speech and Brain Mechanisms[M].New York:Atheneum,1959.[23]Pinker,S.Why the Child Hol

ded the Baby Rabbits:A C a s e S t u d y i n L a n g u a g e A c q u i s i t i o n [ A ] . I nL.Gleitman&M.Liberman(eds.).Language:Invitation toCognitive Science(2nd ed.Volume 1)[C].Cambridge,MA:The MIT Press,1995:107-133.

[24]Singleton,D.The Critical Period Hypothesis:Coat of Many Colors[J].International Review of AppliedLinguistics,2005,(43):269-285.

[25]Snow,C&Hoefnagel-Hohle,M.The Critical Period forLanguage Acquisition:Evidence from Second LanguageL e a r n i n g [ J ] . C h i l d D e v e l o p m e n t,1 9 7 8,(4 9):1114-1128.

[26]Snow,C.&Hoefnagel-Hohle M..Age Differences inthe Pronunciation of Foreign Sounds[A].In S.Krashen,R.Scarcella&M.Long(eds.)Child-adult Differences inSecond Languages Acquisition[C].Rowley,MA:NewburyHouse,1982:34-92.

[27]Snow Catherine E.Mothers’Speech to Children LearningLanguage[A].In Lois Bloom(ed.)Readings in theDevelopment of Language[C].New York:Wiley,1978:489-502.

[28]Thompson,I.Foreign Accents Revisited:The EnglishPronunciation of Russian Immigrants[J].LanguageLearning,1991,(41):177-204.

[29]Wartenburger,I.&H.R.Heekeren,J.Abutalebi,et al.EarlySetting of Grammatical Processing in the BilingualBrain[J].Neuron,2003,(37):159-170.

[30]Weber-Fox,C.M.&H.J.Neville.Functional NeuralSubsystems Are Differentially Affected by Delays inSecond Language Immersion:ERP and Behavioral Evidencein Bilinguals[A].In D. Birdsong(ed.)Second LanguageAcquisition and the Critical Period Hypothesis[C].Mahwah,NJ:Lawrence Erlbaum Publishers,1999:23-38.

14705193098 工作日:8:00-24:00
周 日:9:00-24:00
j2网站香港赛马会
香港赛马会官方信息网共有几个网站 香港赛马会毅智书院 香港赛马会原创一波 香港赛马会六合资料 香港赛马会手机网wap 香港赛马会正版彩图 香港赛马会精准论坛 香港赛马会官网站 香港赛马会诗句六合彩 香港赛马会奖卷有限公司3144 香港赛马会管家婆资料 香港赛马会会员一肖图 香港赛马会排位老 香港赛马会特段 香港赛马会时间
海运代理人怎么赚钱 老虎机网 青海省体彩11选5走势图 开个室内装饰公司赚钱吗 时时彩单双傻瓜买法 2017年焰舞 白姐特准一肖 我参加的口才比赛有感 通比牛牛赢钱技巧